You are here

探寻中国的“十二五”规划

(2011年3月2日)

本文最初发表于ChinaFAQs.org

中国一年一度的全国政协会议和全国人大会议于3月3日和3月5日相继开幕,发布第十二个五年规划(2011-2015)是本次会议的重要成果。全国政协会议和全国人大会议的投票审议通过“十二五”规划毫无悬念。但是“十二五”规划的具体内容、各级政府工作报告以及重要立法,这些只能在会议期间揭晓。

会议筹备过程中,中国共产党和政府发布的大量官方及半官方的公告给了我们指引,告诉我们可能会得到什么的信息。对于那些对能源、气候和环境问题感兴趣的人而言,一个关键的风向标就是为了强调经济增长的质量和可持续能力,“十二五”期间GDP增长目标为7%,低于上一个五年规划的7.5%。

去年十月,中国共产党设定了“十二五”规划的方向,同时也对气候和环境问题进行了迄今最为全面的讨论。重要的是,我们可以预测中国将正式做出承诺,到2020年碳强度比2005年降低40%-50%。这一承诺最初是在哥本哈根气候协议中提出的,随即在去年12月召开的坎昆会议上又得到了重申。这些承诺被纳入“十二五”规划并在全国人大会议上审议通过,使其在国内有了约束力。承诺期覆盖到2020年,所以我们得查阅规划文件,看看这一目标分配到2011-2015年的有多少,分配给接下来的五年的又有多少。

同样地,我们也要等着看规划中的能源目标是如何分配的。中国把2006至2010年的能源强度降低目标设定为20%,如今宣布实际上只降低了19.1%。 就在温总理宣布这一结果的记者招待会上,他还表示下一个五年规划中能源强度降低目标将设定为16%-17%。这比人们普遍预期的要低。一方面是因为中国在达到20%的目标时遇到了困难,另一方面是因为相对容易见效的方法很多都已经使用了。规划应有更精确的能源强度目标,坊间传闻规划还将包括煤炭消耗总量的目标,但煤炭目标是否会真的发布,尚未明了。

规划书中并不会包括有关中国将如何实施其气候和能源政策的大多数细节,但是全国人大会议结束后的几个月内,省部级发布的规划中会阐述。实际上,一部分更为具体的实施文件已经出台了。1月6日,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提出了中国非化石能源消费比重到2020年达到15%的长期目标,到2015年达到11.4%的中期目标

有意思的是,中国的五年规划在3月通过,但是达标的起始时间却要早两个月,即从1月算起。环保部试图通过提早宣布2011年目标来应对这一问题。环保部宣布这一年的目标为两种空气污染物(二氧化硫和氮氧化物)和三种水污染物(化学需氧量、氨氮总量)排放量降低1.5%。此举意义重大。以往的五年规划只包括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的减排目标;将国家首要污染物扩展到五个表明对环境关注的加强。1.5%这个数字本身有些保守,许多人预期五年规划的目标会更高。上一个五年规划中,二氧化硫和化学需氧量的减排目标是10%。就二氧化硫而言,中国轻而易举地就超过了这个目标,五年内减排了14%

环保部长周生贤也宣布了有关重金属的五年规划。我们很期待看到这些新的目标是会被纳入全国的规划中,还是会仅仅被纳入环保部的规划中。

有关目标分配的问题

规划通过后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最关键的一项工作就是目标的分配。通常,全国目标会分配给各省和各部委,然后继续下分到城市和企业。由于中国在上一个五年规划中在自上而下贯彻能源强度目标时积累了不少经验,同时中国2009年11月宣布了碳强度目标,中国已经在目标测量和跟踪系统,以及更有效、更公平地分配目标上做了大量工作。

在2月25日举行的一次回顾中国低碳发展的会议上,清华大学低碳经济研究院院长、中央政府主要的气候政策顾问何建坤教授表示,高GDP增长率的城市可能会被分配更严格的能源强度目标。

除了“十二五”规划,值得关注的还有温总理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开幕式上所做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有关能源、环境、清洁技术的分量有多重。这份工作报告是有关中国头等大事的重要陈述。

-- 徐安琪是耶鲁大学森林与环境学院的博士生。她曾在世界资源研究所工作,现在是ChinaFAQS.org的专家。

-- 沈岱波,气候变化和能源项目中国项目的高级顾问,同时也是世界资源研究所协助项目“中国问题常见问答—中国气候与能源网络”的高级顾问。

Share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