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从四个方面看澳大利亚山火及其对森林的影响

  1. 澳大利亚火灾数量史无前例。

2019年,新南威尔士的火灾预警数约为过去20年任何时间的四倍以上。2020年的头10天,就发布了9360次火灾预警。

9月以来,昆士兰州、维多利亚州、新南威尔士州和南澳大利亚州火灾预警覆盖面积超过600万公顷,相当于整个克罗地亚的国土面积。

  1. 极端天气条件使寻常变为异常。

全球森林观察火灾监测和预警系统显示,超过70%的火灾发生在主要由不同桉树树种构成的森林景观地区。与比其他树种相比,桉树的易燃性更高。同时,澳大利亚山火是自然生态系统的组成部分。在正常情况下,通过数百万年的进化,澳大利亚的动植物已经能够适应山火。

但今年极不正常。在史无前例的干旱、高温和强风等因素共同构成了“火种箱”效应,与以往相比,火灾蔓延距离更长,吞噬的小镇数量更多。过去20个月,澳大利亚大部分地区降水亏缺比任何时期都要严重。

 桉树林。图片来源:Peter Woodard/维基共享资源(Wikimedia Commons)

  1. 科学家估算,澳大利亚大火已导致约10亿只动物死亡,而且部分物种可能无法复原

对于严重缺水的动物而言,大火移动的速度太快,根本无法逃脱,而且任何树木在大火炙烤后都无法生存。许多幸存的动物无法找到安全的栖息地避难。

部分物种或将面临严重且无法修复的持续伤害。我们发现,超过40%的火灾发生在国家公园和保护区等受到合法保护的地区。这些地区对于仅生活在澳大利亚独特森林生态系统中的考拉、刷尾岩袋鼠等动物尤为重要。如下图紫色区域所示,澳大利亚对生物多样性具有重大意义的森林面积在全球排名第四。这些野生动物的重要栖息地正遭受山火肆虐。

对于当地特有物种而言,相对较小的某块土地是它们在地球上的唯一栖息地点,见地图上代表“零灭绝联盟”(ALliance for Zero Extinction,AZE)的绿色地点。这场山火也燃及澳大利亚零灭绝联盟区域及其周边地区,对瓦勒迈松和夜宴蛙等物种的生存造成威胁。

  1. 气候变化将使澳大利亚火灾易发天气更加普遍

无论哪类森林着火,总之天气对山火的严重程度和扩散速度产生了重要影响。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警告称,如果不大幅减排,沙尘暴、干旱和热浪可能会继续恶化,或将延长澳大利亚的山火季。山火及其燃烧的树木向大气释放大量二氧化碳,造成正回馈循环(positive feedback loop),碳排放越高,意味着极端天气事件越多,在澳大利亚等多个地区,也意味着严重火灾越多。

考拉是澳大利亚森林系统独有的许多物种之一。图片来源:Matthias Appel/Flickr

防止澳大利亚山火成为常态

澳大利亚的山火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灾难,同时也凸显了森林和气候之间的相互依赖:一方面,森林从大气中捕获大量的碳,另一方面,森林也极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威胁。立即遏制排放是防止澳大利亚异常大火成为常态的最重要的策略之一。

 

 

 

Share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