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世界资源研究所发布2040年国家水资源压力排名

全球对水资源的需求可能会在未来数十年出现激增。随着人口迅速增长,居民生活、农业和企业生产用水将不断上升。城市人口的增长将进一步加剧供水压力,新兴中产阶级对高耗水食品和电力的需求也会不断增加。

如何满足这些新增的水资源需求,目前还不得而知。气候变化导致降水量的极端化,会使这些地区面临更严重的干旱或洪水威胁。

虽然水资源供应和需求不可避免会出现变化,但尚不确定这些变化在全球会如何表现。世界资源研究所首次对该问题进行分析,使人们对这一问题有了新的了解。

世界资源研究所结合全球气候模型和社会经济情景测算各国地表水的竞争情况情况,对167个国家在2020、2030和2040年分别面临的水资源压力进行了评分和排序。研究表明,到2040年,33个国家将面临极高水资源压力。研究还发现,到2040年,智利、爱沙尼亚、纳米比亚和博茨瓦纳的水资源压力增幅尤为明显,这就意味着上述国家的企业、农业和居民将更易遭受水资源激烈竞争的冲击。

 

动荡地区的未来充满挑战

到2040年可能面临最大水资源压力的33个国家中,有14个位于中东地区,包括9个水资源压力极高的国家,分别是巴林、科威特、巴勒斯坦、卡塔尔、阿联酋、以色列、沙特阿拉伯、阿曼和黎巴嫩,这些国家的水资源压力都达到了最高分5.0。这些地区高度依赖地下水和海水淡化,已经是世界水安全程度最低的地区,在可预见的未来它们将面临严峻的水资源挑战。

叙利亚的暴力活动和政治动荡引发了全球关注,而水问题看似无关紧要。事实上,干旱和缺水可能是叙利亚2011年内战的诱因之一。由于水资源不断减少且长期管理不善,以农牧民为主的150万人口失去了生计,被迫离开故土、迁往城市,加剧了叙利亚整体局势的不稳定性。

其他国家也面临着水资源问题。水资源是巴勒斯坦和以色列数十年冲突的一个重要方面。由于害怕水资源枯竭,沙特政府宣布该国将在2016年前完全依赖粮食进口,从而改变数十年粮食自给自足的局面。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称,水资源问题将使北非和中东主要国家面临更大的不稳定和沦为失败国家的风险,影响其与美国进行外交政策对话。

 

世界最大经济体的水资源压力

2040年,美国、中国和印度等全球超级大国虽然不会出现中东地区普遍面临的极端水资源压力,但也会面临自身的水资源风险。预计从现在到2040年,这三国面临的水资源压力将居高不下。而在美国西南和中国宁夏等特定地区,水资源压力会上升40%-70%

这种情况说明国家层面的数据集还较为有限。以平均分数衡量全国未来水资源压力的方法,甚至包括利用世界资源研究所权重算法计算耗水量最多地区的水资源压力,都将会掩盖地区风险。世界资源研究所建议大多“水道”(Aqueduct)工具用户利用更细致的三级流域分区进行研究。但是,特定用户,例如在多国开展业务的国际商业银行必须依靠国家指标来评估风险,所以排名和总分依然很有价值。

由于人们不可能预测未来气候状况和发展模式,因此这些前瞻性模型都具有不确定性。这些排名并未突出最佳情景或最可能出现的情景,而是展示了未来可能出现的一种水资源供应和需求情况。

通过与顶级专家协商,我们选择了这种排名和评分方式,通过简单而有用的信息,帮助国际组织、企业和金融机构采取措施降低风险。这组排名和评分也能帮助用户更有效地适应未来气候变化和水需求情景。

 

催生变化的因素

每个缺水国家都受到不同叠加因素的影响。例如从2010年到2040年,中国将从中等水资源压力国家变为极高水资源压力国家。由于关键地区气温上升、降水格局变化等因素叠加,中国和其他一些国家都可能面临供水减少

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所处地区已经很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该地区供水有限且面临较高的旱涝风险。南部非洲气温升高可能会超过全球平均水平,同时该地区面临整体干旱和更高的降水变率。世界资源研究所“水道” 全球水风险地图预测,水资源需求会上升40-70%甚至更多,进一步加剧该地区对水资源的担忧。

无论是哪种推动因素,在水资源压力极高的环境下,公司、农业和居民都将高度依赖于有限的水资源,并且极易受到供水变化的影响,哪怕这种变化极为轻微。这种情况严重威胁了国家水资源安全和经济发展。国家和地方政府应该制定强有力的国家气候行动计划,并支持今年年底在巴黎通过强有力的全球气候协议。政府应该积极应对,通过管理和节约措施保护未来必要的可持续水资源。

Share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电子通讯

想要了解我们最新的研究进展、出版物和即将举办的活动吗?请点击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电子通讯。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