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人类为气候变化付出的代价

英文原文载于《新闻周刊》(Newsweek)

家园意味着稳定和安全,是家人共同为富裕兴旺的生活而努力的地方。然而,随着气候变化造成的人员和经济损失不断上升,家园带给人类的温暖感也面临消失的风险。

去年,南亚肆虐的洪水造成超过1200人丧生,并使2000万人受灾,其中包括680万名儿童。孟加拉、印度和尼泊尔约有1.8万所学校受损,洪水退却后的很长时间内,数十万儿童的教育面临威胁。

2017年也是美国天气灾害损失十分惨重的一年。仅在德克萨斯和佛罗里达两州,哈维(Harvey)和艾尔玛(Irma)飓风造成的损失就接近2000亿美元。加利福尼亚山火造成的财产损失则高达650亿美元。

不幸的是,初步预报显示,2018年大西洋地区飓风季节的飓风情况很可能会超过平均水平,这对于去年风暴灾后仍然在重建的地区而言,无疑雪上加霜。

有些地区的民众缺乏重建所需资源,加之缺水和作物歉收等缓慢气候变化影响,国家内部气候移民的数量将显著增加。专家预计,如果不采取行动,到2050年各国国内气候移民数量将超过1.4亿人。其中约一半以上位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

 

抗击自然灾害

自然灾害对穷人的影响往往更大,因为穷人缺乏抗击灾害的资源,而且他们的生计往往依赖于日益受到威胁的生态系统。人们被迫背井离乡不一定是受某些极端天气事件的影响。有些人由于受到水资源的可获性、农作物状况、海平面上升等缓慢气候影响而被迫迁徙。毋庸争辩的是,我们必须采取紧急行动,增强所有民众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否则全球最脆弱的人群会受到最严重的影响,从而进一步减缓其脱贫速度。

如果我们现在行动起来,就能将因气候变化而被迫迁徙的人口数量减少80%。这一行动不仅能够保证生计,而且也会提供重要经济机遇。新气候经济学报告(New Climate Economy)指出,到2020年,与常规情景相比,乌干达绿色增长投资将使GDP提升约10%(34亿美元)。同样,我的祖国墨西哥如采取合理政策,到2030年将节省净支出超过5000亿比索(约占2015年GDP水平的2%)

但是,本世纪的确会出现部分国内气候移民。历史排放已造成太多气候变化,但是气候移民结构本身并不一定会造成社会或政治危机。如果对气候移民精心管理,并采取合理的发展政策、开展有针对性的投资,移民可成为一种明智的气候变化适应战略。为尽量减小负面影响,必须采取措施帮助移民找到住所并融入目的地劳动力市场。同时,决策者不仅要保护移民的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还要保护那些移民输出地和接收地的居民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将气候移民因素纳入发展规划能帮助各国走上减缓或适应气候风险、减少贫困的坚实道路。例如埃塞俄比亚的增长与转型规划(Growth and Transformation Plan)和应对气候变化绿色经济战略( Climate Resilient Green Economy Strategy)都设立了目标,将就业从农业向服务业和工业转移,从而减少生计对气候的依赖。

追求家园的安全和繁荣是人类的天性。在全球社区都在应对气候变化影响的情况下,一些层面的气候移民不可避免。气候移民作为适应战略,可为改善生计提供途径。但是尽可能减少气候移民也是道德责任和实际需要。只要我们立即采取行动减少排放,就能在保卫地球——我们的共同家园的同时,使数百万人的生活免受影响,并发掘重大的经济机遇。

题图:

孟加拉国的一位母亲和她的孩子在被淹的家中。图片来源:Shawn/Flickr

Share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