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极端天气下全球同此凉热,富裕国家会提供更多气候资金吗?

近期,在德国和西欧其他地区,洪水摧毁了村庄和大面积的农田近200人遇难。这是该地区近几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洪水。德国总理安格拉·默克尔用“世界末日般”、“可怕的”、"鬼一般的、“战区”等词汇来形容她在灾区看到的情况。几天之后,默克尔宣布了一项4亿欧元的紧急援助计划,以帮助受灾最严重的地区。

中国的城市发生了类似的洪灾,紧接着伦敦也发生了同样的洪灾。2021年7月,意大利、美国和许多其他国家多处被淹。

2021年7月,反常的强降雨导致德国的阿尔韦勒(Ahrweiler)农村地区发生了破坏性的洪灾。为了防止气候灾难加剧,富裕国家必须切实兑现气候融资承诺。

 

图1|图片来源:Jean-Christophe Verhaegen/欧洲委员会

 

洪水只是诸多问题之一。山火、热穹和干旱现在已是许多国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无论多么发达,没有哪个国家可以简单地通过撒金的方式来摆脱气候变化的影响。我们现在看到的已经是地球的最佳情境了——前提是我们必须能够立刻严格限制导致气候变化的排放。

这些气候灾难频繁地发生在富裕国家,并造成了严重后果,因而占据了现在的新闻头条。这种关注当然是好事,我们需要更多的公众即刻加入气候风险的讨论,而不是在某个遥远的未来。

然而,极端天气事件对许多脆弱的国家来说并不新鲜,干旱、洪水、虫害和一系列由气候变化引起的其他问题已经发生多年。例如,十年前,海水变暖引起的旱灾导致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出现粮食短缺和饥荒。气象学家早在2006年就发出警告,全球变暖正在导致加勒比海地区的飓风强度上升。

 

图2|2021年7月,印度哈里亚纳邦古尔冈的洪水。洪水、山火、热穹和干旱现在已是许多国家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图片来源:Sudarshan Jha/Shutterstock

 

随着气候变化的影响对富裕人群变得日益明显,而这些人完全有能力采取行动,减碳行动出现了新的紧迫感。如果我们要保护地球,减碳势在必行。

但是仅靠减碳对各地人民——尤其是低收入国家的人民而言远远不够。全球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行动必须包括建设能够抵御不断变化的天气模式的可持续的基础设施,并确保经济能够在面对急剧变化的环境中实现增长。

富裕国家更好的财政状况,意味着这些国家的人即使面临巨大的生活损失,却仍然可以在重建家园和企业的过程中重振经济,因为无论收入水平如何,这些国家的人民往往都可以获得援助。然而,在资源不足的国家,如果农场、学校、小企业和房屋被冲走或被大火烧毁,人们会陷入更深的贫困。在这些地方,灾后援助往往极少——而对可持续重建的长期援助几乎没有。

联合国牵头的气候谈判上,各国承诺在2020年之前每年拿出1000亿美元支持发展中国家的气候适应和缓解行动,然而十多年过去了,这些承诺仍没有兑现。2018年(即有数据可查的最近一年)调动的气候资金总额徘徊在800亿美元以下

即使在全球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捐款也没有以所需的速度增加。分析预计,到下一轮官方报告出台时,捐款数字甚至可能低于最初的预期。与此同时,发展中国家的需求也在增加。联合国环境规划署预计,到2030年,发展中国家每年总共需要3000亿美元才能支付气候适应行动的成本,到2050年,每年则需要5000亿美元。

 

图3|2021年7月,印度帕坦的洪水摧毁了整个城镇的道路。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国家必须追求可持续的基础设施,才能承受越来越极端的天气。

图片来源:Varsha Deshpande/Wikimedia Commons

 

一个明确的行动方案是,富裕国家需要认真对待他们的承诺,每年提供1000亿美元,帮助发展中国家满足他们与气候有关的需求。但是,这还远远不够。

资金的规模还需要扩大4倍,以满足不断增长的气候相关需求——最好能在2030年之前达成,因为2030年是许多国家的国家气候计划目标年。今年11月将于格拉斯哥举行的《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届缔约方会议(COP26)上,各国将针对2025年后的集体融资目标进行谈判。

近期遭遇了气候灾难的美国、加拿大、法国、意大利、德国和其他国家的领导人,必须牢记他们经历的灾难并采取行动。

世界各国领导人需要制定一个明确的、共同的愿景:目标明确的资金如何带来前所未有的创新,创造可持续的社区。富裕国家对发展中国家承诺已久,这种创新性的资金理应由他们牵头。

资金和机制业已存在。气候灾害越来越普遍,代价越来越高,是时候积极地将资源输送到最需要的地方了。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