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日韩宣布停止海外煤电投资,中国行动备受关注

2013年以来,中国、日本和韩国三国公共资金占全球海外煤电投资的95%以上。这些投资帮助了发展中国家弥补电力缺口,但同时也给日益加剧的气候变化带来压力,不利于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努力。

在2021年4月的领导人气候峰会上,韩国宣布,将立即停止国家支持的海外煤电投资。随后,日本终于加入其他七国集团(G7)成员,承诺在2021年底前终止海外煤电投资。中国也在朝着同样的方向加快推动海外投资转型,其是否将正式承诺终止海外煤电投资备受关注。

国际能源署(IEA)最新研究表明,实现全球碳中和的目标,避免气候变化导致的严重影响,必须停止对煤电的投资。除了关乎气候变化的环境目标,退煤更是顺应经济利益,煤电投资早已没有了以往的吸引力。在这样双重因素的作用下,发展中国家已经逐渐丧失对煤电的热情。

 

东道国为何放弃煤电?

 

2020年,中国之外的全球煤电装机净增加值降至历史最低。而不久前,习主席也在领导人气候峰会上表明,中国将严控煤电项目,“十四五”时期严控煤炭消费增长、“十五五”时期逐步减少。2020年在带路沿线国家有许多煤电项目被取消或搁置,包括一些原定由中国企业或投资者建设或投资的项目。此外,一些之前致力于发展煤电的东南亚、南亚和非洲国家也纷纷决定暂停煤电项目。

东道国放弃煤电项目,主要有以下三方面的原因:

  1. 煤电项目获取环境和社会许可更加困难

出于对煤电项目的环境和社会影响的顾虑,当地社区和民间机构抵制煤电项目,致使其未能通过审批,导致项目延期甚至取消。这是越南等国政府考虑停止新建煤电厂的关键因素。

  1. 新冠疫情对各国能源市场影响巨大且长远

在南亚和东南亚的大多数发展中国家,一方面新冠肺炎疫情使得工业服务减少、停工停产,从而导致电力需求下降。另一方面,无论实际发电量大小,这些政府都需承担约定的相对固定的煤电容量电费。巨额成本与经济发展受挫相叠加,导致了不可持续的局面,促使印度尼西亚巴基斯坦等国开始反思对煤电的依赖。煤电机组欠缺灵活性这一长期存在的结构性短板在疫情冲击下迅速暴露,因此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结束后,这些国家也不太可能继续走依赖煤电的老路。

  1. 煤电的开发成本日益上涨

煤电项目属于资本密集型产业,加之相关的运输和存储等配套基础设施,以及水资源和碳交易带来的日益增加的环境成本,资本投入需求更大。包括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和土耳其在内的全球35个国家,新建燃煤电厂的成本已经高于新建可再生能源电厂。由此可以预见,国际投资将逐步退出煤电领域。

 

中国是时候发挥领导力,明确退出海外煤电投资的路线图

 

日韩等国家已公开宣布退出海外煤电投资,发展中国家对煤电项目的兴趣日益减退。在此趋势下,中国就退煤承诺的表态备受关注。我们也看到中国退出煤电投资的种种信号。

2021年4月,在中美两国发表的联合声明中,中国承诺尽可能扩大境外投资以支持发展中国家从化石燃料向可再生能源的转型。这是实现中国对外投资对标《巴黎协定》目标,实现习主席建设绿色“一带一路”承诺的重要一步。这些承诺有待落实到公共和私营部门退出海外煤电投资的具体行动计划。

目前为止,中国一直是海外煤电项目的最大投资国。虽然退煤的过程可能伴随阵痛,但如果在能源转型上犹豫不决,则可能错失投资和部署可再生能源的机遇,不利于长远的发展。

近期,中国的政策制定者和利益相关方纷纷采取行动,为退出海外煤电带来启示。中国结束海外煤电投资,应同时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1. 积极主动回应东道国的明确要求

在最近孟加拉国的案例中,中国大使馆明确表示,中国将不再考虑支持在该国的煤炭开采和燃煤发电站等项目。事件源自孟加拉国财政部向中国大使馆发出的请求,要求取消过去双边投资谅解备忘录(MOU)中与煤炭相关的两个项目。大使馆已同意该请求。考虑到其他国家不断加强的弃煤趋势,也需要开始重新审视相关的融资项目。

  1. 在对外投资中建立健全“退煤”制度框架

2021年4月1日,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表示,中国将严格监管其海外新建煤电项目投资。 4月2日,中国人民银行会同国家发展改革委、证监会公布了《绿色债券支持项目目录(2021年版)》。新一版目录中剔除了国内外的煤电和其它化石能源相关发电项目类型,成为中国淘汰煤电投资的积极信号。

海外投资监管部门也可采取措施,比如通过制定排除清单,进一步引导投资至非煤电领域。例如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等相关部门,可考虑将煤电项目列入其敏感行业目录或负面清单,限制国企和其他投资者在海外煤电行业的投资,推动促进能源转型、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的实现。

  1. 企业从煤电项目转向可再生能源

受国内碳中和目标和海外市场对可再生能源需求不断增长的推动,中国一些传统煤电企业已经开始转型。例如,大唐集团作为具有代表性的煤电建设和投资企业,已开始扩展海外可再生能源领域业务。此外,中国的五大发电集团均开始制定实现碳中和的计划,增加清洁能源的产能。进一步,这些计划也应涵盖海外投资。

 

抓住机遇,实现海外投资“去煤”

 

最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6次缔约方会议主席阿洛克·夏尔马(Alok Sharma)、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和国际能源署(IEA)执行董事法蒂赫·比罗尔(Fatih Birol)均发声,迫切敦促全球弃煤行动。实现全球层面向温室气体净零排放的转型,需要针对全球煤炭投资,形成一个协调完善的政策框架。

作为海外煤电投资大国,韩国、日本和中国的退煤行动对全球净零排放转型至关重要。三国退煤行动释放出的资金,有机会为全球,尤其是发展中国家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带来重要机遇,进一步推动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满足发展中国家的发展和气候需求。

联系我们

订阅我们的简讯

欢迎订阅世界资源研究所简讯,了解关于我们的重要活动、研究出版情况和相关新闻报道.

京ICP备1701045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2632号